Bronte’s in China

布拉德福德划与中国合作,为全球观众创作一部当代版的《简·爱》影。

《简·爱》在中国非常受欢迎,1925年在上海出版了该书的第一个中文本。从那时起,这部经典名著被陆续改编成各种书籍、戏剧和舞台剧,小说也被教育局初中生必名著之一。

Charlotte Brontë by J H Thompson ©The Brontë Society

现在,中国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布拉德福德影之都计划将这部英国维多利亚时期最著名的小说改编成一个现代故事。该项目尚处于起步阶段,会在中国青岛和英国布拉德福德两个地区拍摄。因《简·爱》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以及她的两个姐妹安妮和艾米丽就出生在桑德村的布拉德福德地区。

布拉德福的影之都的主管戴· 威尔逊表示,“我们目前正与中国的制片人大英图书馆, 勃朗特博物等其他合作伙伴一起探如何把典名著与代社会境相合,使全球的电影观众都产生共鸣,” “我们很幸运能在家门口拥有如此丰富的文学遗产,我们将利用我们在豪沃思及其周边地区的所有专业资源和知识为这个项目提供支持。”简·爱中的女主人公的形象在中英两国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希望这部现代版的简爱也能反映出这一点。拍这样一部电影会地区的展建设带多好,例如让布拉德福德市、克郡荒原等地的景点成为焦点,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前往。

自近百年前《简·爱》来到中国以来,人们对这部名著想达的思想有多版本的解读——从女权主义到殖民主义——无不证实了人们对这部名著的迷恋和喜

Bronte Parsonage (Credit ©The Brontë Society)

这本书的写作风格十分英式,讲述了一位女家庭教师嫁给了她的雇主罗切斯特先生的故事。出于当们对女作家普遍抱有偏见的考虑,勃朗特三姐妹只用男性笔名写作。

1847年11月,一部署名为柯勒·贝尔的小说《简·爱》问世了,立即引起了轰动。它以饱满的激情,动人的笔调,塑造了一个具有强烈反抗精神、追求平等自由的新女性形象。

接着,署名为埃利斯·贝尔的小说《呼啸山庄》和署名为阿克顿·贝尔的小说《艾格妮丝·格雷》也相继问世,风靡一时。

三位名不见经传的“贝尔兄弟”一鸣惊人,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直到一年以后,大家才知道,“他们”原来是勃朗特家的三个女儿,夏洛蒂、艾米莉和安妮,三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姑娘。

勃朗特三姐妹出生于桑顿的一个穷牧师家庭,她们从小生活闭塞,天性羞怯矜持,但在平凡的面孔下却孕藏了炽热的激情。她们的一生坎坷多艰,跌宕曲折,将文学创作当作了自己毕生的追求。

1820年搬到霍沃斯,正是在霍沃斯美丽荒凉的荒原环境中,三姐妹培养了写作的热情,而她们的母亲玛丽亚不幸在第二年死于癌症。在三姐妹短暂的一生中,死亡和悲剧一直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她的作品都熔了自己的经历和感情体,因而起来就更得真感人。三姐妹都英年早逝,寿命最的夏洛蒂也只活到39。 她们的父亲帕特里克比姐妹们都长寿,活到了84岁。

勃朗特牧师公馆,也就是勃朗特一家生前在霍沃斯的住所现在被建成了博物馆,专门展示这个非凡家庭的生活和作品。勃朗特一家的生平多年来都有被详尽的记载下来。安妮、艾米丽和夏洛特三姐妹的作品也流了下来,在全世界都被奉为经典的英国文学著作。

在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期,人的工作生活生了巨大的变化,文化和娱乐产业也产生了变革。布拉德福德站在电影投资激增的前沿,该地区富有的制造商纷纷投资新电影技术。 当卢米埃兄弟初次布他的新明移动图像投影仪时, 布拉德福德被选为英国伦敦以外的第一站。

随着电影业的发展,制片人以及影公司开始寻找有影响力的故事用于作,吸引观众到银幕前看。勃朗特三姐妹的巨著自然是目标之一。第一部改编自《简·爱》的电影是1909年的一部意大利无声电影,在霍沃斯拍。1920年,剧组又在同地拍摄了第一部改编自《呼啸山庄》的无声电影。

勃朗特三姐妹文学作品的第一部中文译本于1925年在上海出版,是《简·爱》的节略版。第一个全文中文译本是艾米莉·勃朗特在1930年出版的《呼啸山庄》。1932年《维莱特》也在中国出版了中文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勃朗特三姐妹的文学著作陆续经历多次翻译和改编。 

1970年,由苏珊娜·约克和乔治· 斯科特主演的电视剧版《简·爱》添加了中文配音。1979年在中国公开播出,这部电视剧深受当中国观众和媒体的喜爱和推崇。目前,中国的电影制作人在与布拉德福德影之都负责人的会谈中表现出了烈的合作意向。经过多年的累和展,市场已经成熟,是代元素,通过电影重新向世界众讲述这个文学典。

  我们创作了一部关于简爱的起源的短纪录片,可以在这里查看

Jane Eyre Short from Bradford UNESCO City of Film on Vimeo.